锋焰_火花盼再燃

语c小白一枚,目前主吴羽策王杰希,磨于锋田森皮各一张【曾动过皮江副的念头,但后来自知水平不足,遗憾放弃】
欢迎各路同好扩列,戳3497520693【虽然估计没人理我就是了(趴)】

这里是虚空战队的鬼故事时间☆

我策爷,向来是行动派!

忒尔弥斯:

虚空鬼故事日常,微双鬼
@锋焰_火花盼再燃 的点文,拖了很久了求原谅,写得不好求轻喷(T▽T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那是个仲夏的夜晚,天边无星无月。
  本就漆黑的天空更是如同浸了墨,浓稠得简直要滴下来。空气也压抑着,吸收了整个白天的暑气,又闷又热,让人几近喘不过气来。
  电停得那样措不及防。
  也就是一个瞬间的事情吧,电脑黑屏了,电灯不亮了,空调也罢工了。
  当时大概是晚上七点半,虚空众都还在训练室里做着训练。结果这么一停电,电脑黑了,训练也做不了了。
  因为训练时规定了不许带手机,现在不能训练了没事可干,大家就搬了凳子围在一起,说说笑笑地等电来。尤其李迅,那些个叶某韩某喻某王某周某等等谁谁谁的八卦说起来头头是道,听得其他人一愣一愣的。
  大家一开始也都还挺耐心的等着,结果左等右等都等不到电来。
  训练室里空调残留的冷气都渐渐散了,热气一点点逼上来,众人额角都沁出些微汗珠,李迅说话说得激动一点更是已经汗流满面。
  李迅一抹脸上汗珠,道:“好热……”
  葛兆蓝附和:“是啊是啊。”
  “要不把窗打开吧。”李轩提议,“空调冷气基本都已经散了,与其闷着,倒不如开窗通通风。”然后看向离窗户最近的盖才捷,“小捷?”
  “好的。”盖才捷应了一声,打开窗。
  “这样热着也不行啊……”李迅嘿嘿一下,“不如我们干点什么比较凉快的事?”
  杨昊轩看着李迅

笑得有些猥琐
的脸,迟疑道:“……你是指?”
  “我们来讲鬼故事吧!”
  众人还未表态拒绝还是同意,吴羽策就拿起桌上因要训练而褪下的腕表带好,看了一眼,然后对众人道:“八点多了,就算现在来电要训练不了多久了,今天晚上的训练取消,就当给你们放假休息休息吧,明天训练加倍。”他说着站起身,“我先回去了,你们别闹太晚。”说完,便除了训练室。
  众人闻之欢呼起来。
  倒是李迅在一边小声地对李轩腹诽:“队长,副队他……莫非,怕鬼?”
  “咳咳。”李轩只咳嗽了两声,并不正面作答,“你们好好玩,我也先走了。”说着起身快步跟上吴羽策步伐,“阿策,等等我……”
  “队长们都走了,也好,嘿嘿嘿……”李迅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手电筒,对着自己脸照着。白惨惨的一张脸,还别说,挺渗人。
  “别闹。”杨昊轩抢过他的手电筒,放在他们围成的圈中央。
  “可惜没有蜡烛。”李迅说,“不然点个白蜡烛放中央更有气氛。”
  贾世明:“行了啊你,具体怎么玩?”
  “很简单,就转这个手电筒吧。光束照到谁就是谁,可以选择讲一个鬼故事,或者大冒险,当然大冒险得跟鬼有点关系……”
  唐礼升皱眉:“什么叫跟鬼有点关系?”
  “比如说让你半夜对着镜子削苹果啊,在浴室里穿着白色长裙唱歌什么的……总之跟鬼有关系,阴森恐怖点动行,具体大冒险内容由上一个人决定。”
  众人表示了解了。
  然后就开始转手电,有趣的是,刚好就是李迅。
  “好吧,那就让我先来起个头吧……”
  李迅开始讲鬼故事(来自百度):
  “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,已是午夜,正准备回家。他走到电梯门口,看见一个女护士,便同她一起乘电梯下楼。
  然而,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,并且一直向下。
  到了B3时,电梯门开了。
  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,低着头说要搭电梯。
  医生见她连忙按按钮关上电梯门。
  护士奇怪地问:‘为什么不让她进来?’
  医生说:‘B3是我们医院的停尸房,医院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……她的右手,她的右手上有一根红丝带……’
  护士听了,渐渐伸出右手,阴笑一声,说——”
  随着李迅说话的语调,众人的心提上嗓子眼。
  “她说:‘呵,你看,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丝带啊?’”李迅甚至还拔尖了嗓音故作女声。
  众:“……”
  “好了,下一个。”
  众人转手电。
  下一个是杨昊轩:“好吧,那我也讲个鬼故事吧……”
  “很久很久以前……”
  一个一个鬼故事接连吐出,大家渐入佳境。甚至还发现了某些人特别有讲故事的天赋,那个抑扬顿挫啊,语气阴森啊,将大家真的引入故事世界身临其境……
  现在倒是都不觉得热了,大家反而都有点脊背发寒。
  又一轮,这次轮到盖才捷。
  “呃,我也不会讲故事啊……你们之前都没人试过大冒险,要不我先开个头?”
  “好啊好啊,我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人选大冒险了。”李迅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,因为上一轮正好是他,大冒险内容由他决定,只听他道:“我宣布,大冒险的任务是——”
  “装鬼吓副队!”
  “等等!!不是说好了是跟鬼有关系吗?”
  “哪里没关系了!?装鬼啊不就是鬼了吗,而且吓的是虚空双鬼之一,不是跟鬼很有关系吗?”
  盖才捷:“……”
  李迅:“不许耍赖!”
  盖才捷无助地看向其他队员,他们回之以安慰的笑。就在盖才捷以为他们要帮自己说话时,就听见葛兆蓝作为他们代表发言:“小捷,不许耍赖~”
  盖才捷:“……”
  盖才捷最终还是欲哭无泪地去了。
  最后,吓人大冒险的后续是不得而知了,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盖才捷这一轮是游戏的最后一轮……
  哦不等等,其实还有一件事是可以知道。
  停电事件三天后的早晨,李迅黑着眼眶十分憔悴地来到训练室。
  众人连忙询问他怎么了。
  李迅恐惧地回忆道:“昨天晚上,我起来上厕所。结果,结果我就看见洗手间的镜子有一个女鬼,瘦得好像只有一把骨头。披头散发的,整张脸都是惨白惨白的,只有嘴唇红得像血。我一照镜子就看见她对我咧开嘴对我笑,一口惨白尖利的牙,嘴里还渗出血来。然后她就缓缓地举起右手来……”
  李迅苦笑:“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?”
  众人忙问什么。
  “她的右手上系着一根红丝带……就像我那天讲的那个鬼故事一样的红丝带……”
  而就在其他人

饶有兴致幸灾乐祸
听李迅叙述的时候,李轩缓步走到吴羽策身后。吴羽策正没事人似的做着基础训练,仿佛对李迅昨晚的恐怖遭遇一点也不感兴趣。
  李轩开口:“真弄得那么恐怖?”
  吴羽策:“哪有?都是那家伙脑补的。”他最多就带了个假毛涂了个口红再系了根丝带。
  

评论

热度(71)